土家撒尔嗬,亦歌亦舞祭亡灵,流传至今已融入到恩施土家人的生活

作者:拾谈

微信图片_20200306202111.jpg微信图片_20200307193103.jpg

丧事中的撒尔嗬


在恩施,土家族人一直都把老人过世的丧事称之为“白喜事”,简单的来说也就是把丧事当喜事办。而其中会在过世的人灵柩前,载歌载舞。他们所跳的舞蹈“撒尔嗬”,歌乃高亢欢快之曲,舞系豪迈雄健之风,无悲痛哀伤之感,讲求的是“欢欢喜喜办丧事”,“高高兴兴送亡人”。


这一切都缘于土家族古老独特的生命意识和人生观,家人对待死亡的态度是乐观的,在他们看来,人的生老病死,就像春夏秋冬四季轮回一样,是自然而然的事情。人从出生到终其天年老死,是顺应了大自然的规律,所以,他们称人之老死为“顺头路”,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。因此,老人去世后,办得越热闹红火,就越是有孝心。举丧实质上成了礼赞生命、祝福新生的一种特殊的仪式。   



撒尔嗬的由来

“是拜巫文化及祖先图腾崇拜”


从史料及现行传下来撒尔嗬歌谣我认为,“撒尔嗬”中的巫崇拜,“歌郎”(歌师、歌友)崇拜。从“撒尔嗬”丧礼中,的确很难见到“歌郎”的巫术,但整个“撒尔嗬”歌谣中,“歌郎”具有的权威性及其中心位置很清楚。清江流域土家人对“歌师”、“歌郎”的崇拜依然保持那种神圣感,深信“撒尔嗬”鼓舞不可变更。“歌师”是“撒尔嗬”文化的传人。这种对“歌师”(巫)的崇拜正是“撒尔嗬”传承下来的。

微信图片_20200307193137.jpg

白虎图腾


其次为祖先图腾崇拜,这在“撒尔嗬”中表现很明显。首先“撒尔嗬”习俗是在“祖先亡灵”下产生“灵魂不死”,“万物有灵”的思想上派生出来的。“祖先亡灵”的崇拜在“撒尔嗬”歌谣中的表现就是对白虎的崇拜。“撒尔嗬”有道“白虎坐堂是家神”,这里是讲坐堂白虎就是家神,这与土家信奉白虎为神,崇拜白虎图腾也是很有关联。“。


微信图片_20200307193216.jpg

豁达的撒尔嗬




今天的撒尔嗬

“更是一种土家人的生活方式”


撒尔嗬也称作“跳丧”,又叫“打丧鼓”。本是土家族民间悼念死者,为死者送行的一种隆重的送葬仪式。传至今的撒尔嗬,从仪式到世俗的传播,已经成为当今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,这本与土家族这种丧喜事的习俗也有关。今天我们看到的撒尔嗬,无论是否有祭祀都能在恩施见到撒尔嗬的舞姿。尤其以恩施巴东为最盛行,巴东县野三关镇、清太坪镇是现代撒尔嗬的发源地

微信图片_20200307193246.jpg

撒尔嗬中的两两相对而跳


跳撒尔嗬时踏着鼓点节拍,需边唱边跳。舞蹈动作特点大致可概括成八个字:顺边、曲膝、颤步、绕手。也就是说在跳撒尔嗬时,手脚同边,力求舞姿豪放,动作平稳、舒缓。他们时而相对击掌、绕背穿肘,蹲下踮脚打旋,相互嬉闹。场面诙谐幽默,尽显喜怒哀乐。鼓锣激切紧凑,歌声高昂凄婉。“跳”、“绕”、“唱”、“打”,热闹非凡,充分体现出土家人豁达、开朗的性格。


微信图片_20200307193317.jpg

撒尔嗬中的唱腔

撒尔嗬选段来自施南风物志00:54


撒尔嗬唱腔古老独特,通常是六拍一句,音乐节奏为强强弱强强弱,其鼓点明快、节奏感强。这种6/8拍子和切分音节奏,是十分罕见的。其内容大多为追念亡者的生平劳绩,其中也有叙事长诗、神话故事、民间传说、历史演义、或生活琐事,或相互取笑,也穿插有本地风土人情和本民族的奇闻趣事。其面天上地下,从古至今,无所不包含。句式有“五言”、“七字”,也有长短句间杂。有的是古老相传的成套唱词,有的人临时改编的即兴之作,也会令人大开笑怀。从目前来看也有闲来在家遛几句,或上山劳作即性而来高呐几句。

微信图片_20200307193343.jpg

大山深处


撒尔嗬是土家儿女表现生死之道的一个舞台,其旷达的胸怀可与他们一生相伴的山川共美。恩施的土家人自小生活在群山峻岭中,可谓开门见山,出门爬山,长期的这种人与自然的相处,锤炼了他们百折不饶,乐观坚毅的性格。他们要么征服山川,要么就被山川征服。土家儿女矛盾与和谐中,找到了这种视生如往,视死如生的态度。撒尔嗬也是土家人对生命价值的肯定,它表达了土家人的生死观和宇宙观,保留了农耕文明的生活画面,积淀了图腾崇拜、祖先崇拜的遗存。


因此我认为现代“撒尔嗬”已经远远的不局限于“跳丧”,而是用更多形式表达出土家人的精神文化生活。我希望能够将这种文化精神不断记录下来,并且传播出来。








《后》

关于撒尔嗬的历史记载

“最早于隋书记载于撒尔嗬起源”


《隋书•地理志》:“南郡、夷陵……清江诸郡多杂蛮左”,“其左人则又不同,无哀服,不复魄。始死,置尸馆舍,邻里少年,各持弓箭,绕尸而歌,以扣弓箭为节,其歌词说平生之乐事,以至终卒,大抵亦犹今之挽歌也。”

《蛮书》(唐,樊绰)引《夔府图经》:初丧,鼙鼓以道哀,其歌必号,其众必跳,此乃盘瓠白虎之勇也。

《蛮书》:巴人好踏踢,代鼓以祭祀,叫哭以兴衰。

《华阳国志•巴志》中的祭祀诗:惟月孟春,獭祭彼崖。永言孝思,享祀孔嘉。彼黍既洁,彼牺惟泽。命良辰,祖考来格。

《夔府图经》:巴人尚武,击鼓踏歌以兴哀……,此乃架弧白虎之勇也。

《旧唐书》卷160:蛮俗好巫,每淫词鼓舞,必歌俚辞。

《水经注•涑水》说土家族大部分地区“群巫上下”、“神巫所游”。

《来风县志•风俗志》卷28:史称俗喜巫鬼,多淫祀,至今犹存者。

《巴东县志》(清,嘉庆):旧俗,殁之日,其家置酒食,邀亲友,鸣金伐鼓,歌舞达旦,或一夕或三五夕。

《长阳县志》(清,同治):临葬夜,诸客群挤丧次,擂大鼓唱曲,或一唱众和,或问答古今,皆稗官演义语,谓之打丧鼓,唱丧歌。



未命名@凡科快图 (8).png未命名@凡科快图 (2).jpg